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媒體聚焦
視力保護:
新華網:中國助力 阿根廷圓百年水利夢
來源:葛洲壩集團 作者:葉書宏 日期:2015-10-08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
  新華網北京10月2日電 據新華社新華國際客戶端報道,隨著中國承建的世界最南端的圣克魯斯河大型水電站項目的開工,能源短缺的南美國家阿根廷,終于看到自己“百年水利夢”走進了現實。
 

卡拉法特小鎮邊的百年夢

  卡拉法特位于阿根廷南部帕塔格尼亞荒原,如果不是80公里外享譽世界的莫雷諾冰川,這里可能至今默默無聞。二十年前,航線的開通每年送來50多萬國內外游客,也為這座人口不到10萬的小城帶來了豐厚的旅游收入。
  小鎮以北十公里是幾百米高的巖石山,這里是夏季徒步冬季滑雪的天堂。登上山頂極目遠眺,連綿的安第斯山雪峰下,橫臥著遼闊的阿根廷湖,1466平方公里的乳綠色湖水如同一塊溫潤的玉石。大湖北角隱約可見莫雷諾冰川,冰墻崩塌墜入湖中,傳來隆隆擊水聲。
  130多條冰河、三大冰川融化的冰水注入阿根廷湖,再經過400公里長的圣克魯斯河注入大西洋。1824年4月,英國博物學家查爾斯·達爾文曾沿著圣克魯斯河逆流而上考察沿途生態,對荒原之河豐沛的水量驚嘆不已。
  上世紀20年代,巴塔哥尼亞早期拓荒者就曾試圖興修水利發展畜牧和農業灌溉,70年代這一想法才真正進入技術論證環節,直到十年前,基什內爾,這位生在長在巴塔哥尼亞的阿根廷總統,才正式把圣克魯斯河水電站納入全國公共工程候選項目名單。
  2013年8月,中國葛洲壩集團、阿根廷電力工程公司和古約水利公司成立聯營體競標成功,獲得圣克魯斯河“基什內爾總統”和“塞佩尼克省長”兩座大型水電站總承包合同,項目投資總額高達47億美元,中方承擔全部融資。
  對巴塔哥尼亞荒原居民來說,中國一直是個遙遠的傳說。中國要繞過大半個地球來這里修建電站,多數人對此也是半信半疑。直到8月19日,第一批用于電站施工的53臺重型機械抵達圣克魯斯港,人們才真正相信:這個百年夢想終于要變成現實了。
  兩座電站并網發電后,將為阿根廷提供1740兆瓦電力,占全國總發電量的6%,可滿足150萬阿根廷家庭的日常用電。更重要的是,這將為能源短缺的阿根廷每年節省近12億美元的油氣進口開支,甚至可以實現對巴西、阿根廷、巴拉圭等鄰國的電力出口。

開往先鋒營地的班車

  早晨5點半,睡眼惺忪的佩德羅·洛佩斯登上班車,前往100公里外的“基什內爾總統”電站先鋒營地。半年前,電站招聘200名工人建造先鋒營地,佩德羅和另外一百多名卡拉法特居民入選。他被分配到營地的庫房管理工具和建材。
  一條為項目專門修建的土路上,班車顛簸中行進。窗外,遠處是延綿不絕的安第斯雪山,參差的雪峰如新娘頭頂的婚紗,山腳下蜿蜒曲折的圣克魯斯河安靜而深沉地流淌著,不時有成群的南美羊駝橫穿路面,急剎車驚醒了班車上補覺的工人。
  一小時后,班車抵達“拉恩里克塔”先鋒營地。白色集裝箱式房屋連成一片,在遼闊荒原上像一座月球基地。
  8000多平米營地分為辦公生活區、餐飲區、庫房區、維修區、危品區,承擔著電站前期勘測和主體營地的施工任務,中阿兩國國旗早已在營地迎風飄揚,旗下整齊排列著20臺印有“三一”和“山推”標志的施工機械。吃完早餐,佩德羅走進他熟悉的庫房,這里堆放著從阿根廷各省采購的勞保用品和建筑材料。
  阿根廷電力工程公司公共事務經理馬里亞諾·穆索對記者說:項目對建筑工程行業的帶動作用巨大,僅此一項工程,五年的水泥需求就占阿根廷全國產量的5%。”
  未來的主體營地位于先鋒營地以西19公里的山谷,據說最多可容納4000人工作和生活,營地里警局、醫院、學校和娛樂場所一應俱全,儼然一座微型城市。電站總工程師內斯托·阿亞拉指著還是荒原的選址說:“這對阿根廷來說,確實是個史無前例的大工程。”
  同時為4000人提供后勤保障,即使參與過三峽工程的中國工程師倪四平也認為,是個“令人吃驚的數字”。更何況項目工地地處荒原,距離最近的卡拉法特和皮埃德拉布埃拉市也有一百多公里。“這對當地的物資供給和運輸能力也是個挑戰”,他說。
 

卡拉法特市長的微笑

  挑戰?卡拉法特市市長哈維爾可不這么看。這位“吹著巴塔哥尼亞荒原勁風”長大的卡拉法特人說,自己“很久沒有這么興奮了”,“要知道,對我們這種規模的小城市來說,一項如此巨大的工程每年會讓經濟增長至少幾個百分點。”
  卡拉法特機場確實比從前繁忙了許多,除了世界各地的游客,多了不少與工程有關的客流。哈維爾正在與阿根廷航空公司磋商,爭取把每天三次航班增加一倍。“客流的增加意味著賓館、餐飲和景區的消費增加,旅游收入也會增加不少”,哈維爾笑著對新華國際客戶端記者說。
  哈維爾的得意不止于此。電站工程的物流主要有海運、陸運和空運三種渠道,空運集散地就在卡拉法特,很多工程急需物資先被運到卡拉法特,然后用貨車運至項目現場。每天早晨都會有一輛大型貨運卡車從卡拉法特出發,為先鋒營地提供幾百人所需日常生活物資。
  當提到大型水電工程的時候,人們難免會關注環保問題,卡拉法特旅游局長圣地亞哥勞拉對此并不擔心。“卡拉法特是依靠旅游業的城市,我們對環保問題最關心也最敏感,工程前期對環保進行了充分論證,工程設計上也有很多環保考慮,所以我們并不擔心”。
  來卡拉法特旅游的人主要有三條旅游路線,莫雷諾冰川、菲茨羅伊峰還有與智利交接的百內森林公園。“五年后電站將成為這里重要的遠足線路,除了壯觀的大壩,壩區內還可以釣魚、野營、登山……”圣地亞哥向記者描述著美好的愿景,儼然一切都已成為現實。

人力資源經理的苦惱

  先鋒營地和大西洋港口城市皮埃德拉布艾拉,由一條200多公里長的砂石路連接,來自中國的重型裝備到港后,會沿著這條路運往先鋒營地組裝。融化的冰雪讓路基變得松軟,一些路段已被壓得中間隆起兩邊下沉,經過的皮卡司機都會放慢車速防止托底。
  傍晚時分,勁風在荒原上空肆無忌憚的馳騁。夕陽映射下,被風撕扯得形態各異的云彩呈現出豐富的色調。此時,來自皮埃德拉布艾拉的建筑工人胡安·卡洛斯早已在班車上睡著了。他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要四個小時,好在等主體營地完工后,就不用來回奔波了。
  電站施工高峰期需要近4000名工人,根據圣克魯斯省法律,70%雇工必須在省內聘用,附近的卡拉法特和皮埃德拉布艾拉兩座城市總人口不到2萬,圣克魯斯省會里奧加耶哥斯也不到10萬。如何解決熟練工人問題,這對項目人力資源經理的確是個大挑戰。
  迭戈·拉克特,項目人力資源經理,在他位于皮埃德拉布艾拉的項目營地辦公室,案頭堆滿了簡歷。“項目企業自有的工程師和工人數量遠不能滿足需求,我們會優先從臨近城市尋找,然后到省會,再擴展到其他省份,全國建筑工會也會協助我們解決人力問題。”他說。
  嚴格來說,皮埃德拉布艾拉只是個行政城市,市政府、海關、港務局、水警等部門雇傭了城市近一半的勞動力。由于缺乏帶來穩定就業的實體經濟,年輕人通常會選擇離開家鄉到外地謀生。這對71歲的老市長“佩佩”來說,“真是件令人悲傷的事情。”
  “現在,年輕人不用離開家鄉了,實際上,項目啟動后,一些回來的年輕人已經在工地找到了工作”,這位連任了四屆的老市長高興的說。目前,市政府和電站項目公司合作成立了培訓機構,根據項目不同施工階段的崗位要求為年輕人提供職業培訓。
  從案頭推擠如山的文件中,迭戈熟練地抽出三份“特殊的簡歷”,投送者是三名在國外跨國企業工作的阿根廷工程師。最近十年,因為缺乏大型工程項目,一些優秀的阿根廷工程師流失海外。在迭戈看來,這三份簡歷,是“國家高級工程人才回流的信號。”

苦練卷舌音的中國工程師

  離開皮埃德拉布艾拉城不遠,是另一處臨時營地。阿根廷工人正在中方技術人員的指導下組裝到港的土方機械。主管機械設備的中方經理崔志成來阿根廷不到半年,此時已經能用簡單的西班牙語與阿根廷工人溝通。第一次來南美,他最深的感受是“離家太遠”,“風太大”。
  中方工程師臨時辦公室在一間移動營房內,辦公桌上擺放著各種中西雙語的工程圖紙和資料,墻上張貼著工程項目管理進度表。在主管施工生產的中方工程師倪四平的桌上,記者看到了一本被翻得很舊的《現代西班牙語》。
  倪四平之前在國內做過不少混泥土面板堆石壩工程,技術上沒有感到任何壓力。他比較操心的,是項目技術標準問題,阿方的水利工程一直遵循歐美標準,但是倪四平習慣了中方標準,好在阿方比較認可中國標準,工程設計上也會所有變通。
  “實際上,阿方工程師也認可中國標準,認為我們的標準更實用,但是標準問題牽涉到服務網絡、技術資料、質量評估、配件供應、施工設計等等,所以阿方比較謹慎”。這位中國工程師最大的愿望是,中國水電標準也能隨中國產品和服務一同走出國門。
  這應該是世界最南端的水電站,面對特殊的地理氣候條件,施工挑戰還來自荒原冬季大風和持續低溫。中方技術工程師饒孝國說:“冬季施工可能是個難題,低溫可以通過熱水澆筑等施工手段解決,但是持續大風則需要更穩定的胎帶機,這肯定會提高工程造價。”
  因為項目剛起步,主體營地尚未建好,中國工程師們暫時分散住在皮埃德拉布埃拉的賓館。第一次離家這么遠,想家是難免的,好在項目聯營體的后勤工作非常到位,公司專門包下了當地的一家餐廳當食堂,葛洲壩還從國內派遣了中國廚師。
  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world/2015-10/02/c_128287055.htm


  
  圖為先鋒營地兩名阿根廷工人走過已經組裝完成的中國施工機械
  
  圖為修建先鋒營地的當地工人在營地領取午餐
  
  項目營地
  
  圖為先鋒營地阿根廷工人在吊裝中國三一重工施工設備
  
  圖為技術工人在基什內爾總統電站項目現場勘測巖石滲水情況

 

打印】 【關閉



     
艺伎与武士APP下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